抱著愧疚之心取消了原本下班後和陳副院長的約診,

更在早上出差議價後,還有未竟之事的情況下照計畫請了半天的假,

就醬,2月25日,普通至極的一天,踏上了在我看來是倉促決定的台南行。

claire5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